NEWS新聞動態

歡迎咨詢訪問

18033833520

阿里拿下韻達,馬云要當中國快遞擺渡人!

阿里拿下韻達,馬云要當中國快遞擺渡人!

時間:2020-04-10

作者:風清

來源:電商頭條

阿里收編韻達,野心呼之欲出!

馬云開始收網了!

3月31日,據路透社報道:阿里巴巴正計劃收購韻達至少10%的股份。

按照韻達目前近700億市值計算,即使在不溢價的情況下,這筆收購金額也高達70億。

這個重磅消息曝出后立即在行業掀起軒然大波,韻達股價直線拉了一個漲停。



目前,阿里巴巴對此收購案不予置評,而韻達方面干脆回了一句“無應披露而未披露事項”,說白了就是這件事目前不在披露范圍內。

無數歷史證明,如果消息是假的,阿里韻達會在第一時間辟謠。

相反,如果兩方不敢辟謠,態度曖昧,那么這就是一個大概率事件。

阿里收編韻達,意味著馬云湊齊了“通達系”的最后一塊拼圖。

2008年,阿里首次投資百世快遞,此后一個“五連投”直接把后者送到了納斯達克。目前,阿里是百世最大股東。

2015年,阿里吃下當時年業務量第一的圓通11%股份,第二年,圓通被中通反超,阿里旋即又擒下了中通。

到了2019年,阿里更是兩次共斥資146億吞下申通46%股份,成為了申通背后的控制人。

行內的人看門道,行外的人看熱鬧。

我們翻開阿里巴巴在物流領域的投資史,“通達系”只是其中的九牛一毛。

圖:阿里巴巴的物流布局 來源:中國產業研究院

這些年,它不僅投遍了中國大件物流運輸行業,更是將觸角伸向了全球。

換句話說,阿里的天網已經覆蓋物流行業的半壁江山,一場商業的變革正在醞釀之中。

對商家來說,順應趨勢將會越活越好;對普羅大眾來說,生活或許將重新揭幕。

被物流扼住咽喉的中國商業

有個數據大家可能不知道。

目前,我們社會化物流成本占GDP總值比重高達15%。

圖:2013-2019上半年中國社會物流費用與GDP比率

什么意思?整個中國制造業的利潤都沒有15%那么高,說得更直白一點,中國人——上游生產商和下游消費者的錢被物流環節偷走了。

我們做一個對比就很清晰了:

全世界物流占GDP比重的平均值是10%,發達國家大概是5%-6%,也就是說中國的物流成本是別人的3倍。

2019年,中國GDP99萬億人民幣,物流成本高出10個百分點,那么就是9.9萬億!

這多出的9.9萬億成本最后都是誰買單?

上游的工廠、中間的經銷商、下游的消費者——全中國人一起買單。

舉個簡單的例子:

我們平時都喜歡網購,一車快遞從北京拉到廣州后很可能是空車返回,或者僅僅順路捎點東西。

空車開2000多公里產生的人力、時間、燃油等等成本造成極大浪費,最后是整個鏈條上的人一起買單。

這樣的空載率,大約占到了行業的30%,9.9萬億就是這樣一筆一筆堆起來的。

菜鳥網絡前董事長童文紅就說過:中國航空貨運虧損嚴重,很多腹倉都沒裝滿,圓通新開通一條跨境電商航線,飛機飛來飛去卻是虧損的。

高企的物流成本,不僅提高了我們的生活成本,同時也拉低了中國企業的競爭力。

有沒有解決的辦法?

有!只要保證足夠多的訂單,這輛車或者飛機滿載而歸,就不會造成資源浪費。

那么問題來了,2019年僅僅是全國快遞包裹就有630億件,2020年超過740億件沒壓力,沖破千億關口也就是兩年的事情。

按理說,中國的訂單總量綽綽有余,問題出在哪里?

問題出在各自為戰的快遞企業上!

圖:中國快遞市場份額 來源:中國產業研究院

目前,中國大大小小的快遞公司有近百家之多,其中市場份額最高的中通也只有16%的市場占有率,行業集中程度非常低。

我們放眼全世界,美國只有UPS、FedEX等三、四家快遞,日本快遞業務集中在大和運輸、佐川急便、日本郵政三大快遞公司,共拿下了92.5%的市場份額。

發達國家通過企業規模優勢提高效率,而我們的快遞價格雖然低,但都是通過價格戰、降低服務質量、資本市場補貼,以及透支人口紅利得到的,并沒有真正降低物流成本。

換句話說,中國快遞甚至整個物流行業的模式非常不健康,并沒有發揮出中國人口紅利的優勢降低成本,造成了中國商業被物流僅僅扼住咽喉。

時代永遠在獎勵那些解決社會問題的人,從這個角度看,誰能提高中國物流效率,把那偷走的9.9萬億奪回來,誰就有機會成功!

馬云的野心:做中國物流界的擺渡人

從阿里收編通達系的第一天開始,馬云的野心就是要把中國快遞業整合起來,聚合訂單才能不讓空車滿高速跑。

2013年,馬云成立菜鳥物流,就是奔著將物流成本打到GDP占比5%以下去的。

“如果一千億不夠,我們會投資幾千億!”

目前,“四通一達”占據中國快遞市場份額前五位,共拿下了65%的市場。

通過菜鳥的聚合,充分發布大數據、人工智能分單等技術,已經初步實現了訂單、物流和倉儲的共享,解決了資源匹配不均的難題,社會效益開始顯現。

2013年菜鳥成立時,中國社會化物流總成本占GDP比重18%,7年過后目前已經降到了14.6%,這雖然離不開中國物流界的共同努力,但馬云無疑是那個沖在最前面的人。

5%的目標還很遙遠,但我們相信事在人為,只要有擺渡人,希望就存在。

因為只有把物流成本打到極致:

1、制造業成本才能降低,才能真正成為國家支撐;

2、企業供應鏈才會重新洗牌,才會更專心的投入研發與生產管理;

3、我們消費者買買買的代價才會降到最低。

通過馬云操盤,我們不妨假設一下:

當你要把一件快遞發到北京去,可以直接在阿里下單,最近的申通快遞員來收貨。

阿里中轉中心顯示,申通貨車還沒有裝滿,而圓通剛好有車要發往北京,于是圓通接上快遞當天運到北京。

此時,北京的中通快遞員恰好去你的郵寄地址派件。

這就是中國快遞業、物流業的未來!

我們上面說過,10個百分點的空間,就是近10萬億的規模。

這是一個出時勢英雄的時代,誰能解決社會問題,誰就是最大的贏家!近水樓臺先得月,沖在最前面的馬云已經看到曙光了!

一點啟示

阿里之后,再無電商。

我們看到,馬云一旦把中國物流的短路打通,就對其他電商平臺形成了壓倒性的優勢。

這個物流網絡,阿里肯定會開放,但是其他玩家從此就要寄人籬下了。

這是一張巨大的天網,讓對手絕望的天網。

那么,它帶給我們什么啟示?

在當下環境,任何人創業都要快速崛起,迅速形成行業壁壘,無論是模式壁壘還是技術壁壘,一定要修造別人進不來的護城河。

就像馬云對阿里的操盤一樣,拿著望遠鏡都找不到對手。

看下一级黄色片